微博@成仙老栗子_Senkuri
 

请不要再吓人了啊Ⅱ

(五)
回过神的时候,鹤丸发现天空的颜色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太阳也快要完全落下去。鸣狐蹲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他的狐狸正伏在自己的肩头蹭自己的脸。

鹤丸想了想,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安安静静的坐这么久了。除去出阵和远征,他闲置在本丸的时候都做了这什么呢?

可能大部分时间都在吓唬人吧。

单纯只是一把刀的时候,他熬过了很多空虚乏味的时光。他多次易主,他做过陪葬,再珍贵也不过是把老刀。

可是现在,他得到了一具身体,还这样年轻,然后他遇见了很多的和他一样的刀剑男士,遇见了审神者。

他开始变得,耐不住寂寞。
他竟然那样,耐不住寂寞。

其实悠闲一点也不错,像莺丸那样喝喝茶,也许才是老人家该做的事。

审神者的房门被突然推开,药研在门边兴奋的叫起来:“大将醒了!大将她醒了!”

鹤丸就坐在门口,他想赶紧冲进屋里看看他的主上。他猛的站起,却一个趔趄又跌了下来。

坐的久了,难免有点腰腿痛。

(六)
等鹤丸走进房间的时候,审神者已经被蜂拥而至的刀男团团围住,粟田口弟弟们挤在最里面,五虎退正抱着审神者哭得伤心。
审神者轻拍五虎退的头安慰他,又摸摸围坐在自己身边的短刀们,露出欣慰的笑容。

“抱歉,突然昏倒害你们担心了,抱歉。不过睡了一觉已经没事了,完—全没事了。”

“主上真的没事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烛台切关切的问。

“恩…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有点饿了。赶紧开饭吧,一天没吃东西…大家也都饿了吧。”

“好,那我们马上开饭!今天晚饭有好喝的鱼汤!”
“鱼汤最棒!”
“今天我要多吃一碗饭!”
“我想吃白煮蛋啊…”
“家里还有没有紫菜啊?”

大家又欢闹了起来。

可是鹤丸觉的不对,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他脑补了很多:醒来的审神者向大家哭诉,是他,吓晕了毫无防备的她;或者,她要岩融把他从人群里揪出来,大声的数落他,罚他一个人承包本丸所有的打扫工作;再或者,当着大家的面,质问他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吓唬自己,欺负自己。

只是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

她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呢?

鹤丸忍不住了,他要趁着大家都在,把这件事说出来,不然他的心里会永远不安。

“主上,您是为什么晕倒的?”鹤丸的声音那样洪亮清晰,像刀剑一样,斩断了屋子里的欢声笑语。

大家看向鹤丸,随后又看向审神者。

鹤丸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属于他的“大场面”。

他看着审神者,审神者也看着他,怀里还搂着平野藤四郎。她的眼神真干净啊,和平时注视他的眼神一样,可又有点不一样,他也说不好。

她的眼神里,似乎夹带了一丝疑惑。

沉默良久,她终于开口,像是要打破房间里显得有些不和谐的宁静。

“请问…你是谁?”
“你是…新来的刀男士么?”

鹤丸觉的房间里的氛围变了,大家的脸色也都变了,他们满脸惊讶,目光在他和审神者之间游离。他的身体有点细碎的疼痛感,他的喉咙干痒难忍,他的心脏跳的极快,快到好像不属于自己。

他该怎么办呢?

冲到她面前告诉她,这个陌生的男人,其实是已经来了这里许久的鹤丸国永,像大和守安定正在做的那样?

还是握着她的手,哭着问主上到底是怎么了,像秋田藤四郎正在做的那样?

还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急得要掀了屋顶,像蜻蛉切和同田贯现在这样?

大家把该做的都做了,那他该做什么呢?

他一动不动。

他不敢动。

仿佛下一秒,就要万劫不复。

〈未完〉

明后天应该就可以写完了还请大家耐心等待!晚上会更一个小段子,大概…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