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成仙老栗子_Senkuri
 

爱而不能(Ⅰ)

★烛台切光忠×♀
★现代paro

(一)
2月14日,情人节。
喧闹的商业街,人潮涌动,不绝于耳的欢笑和交谈,从白天起就未曾间断。夜晚,商铺纷纷亮起霓虹灯,竞相散发耀眼的光芒。搂抱的情侣成双出入,炫耀似的捧着大把的玫瑰,浓烈的香水味,像是无言的热情,将一切理性燃烧殆尽。

街角的咖啡厅,靠窗的座位,烛台切光忠和女人面对面的坐着,翻阅着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她以自己不爱吃甜食为由,谢绝了服务员推荐的“情侣用餐买芭菲送咖啡 ”的优惠活动,直截了当点了两杯拿铁。

尽管已经是这样的关系,她还是无法对服务员说出“我们并不是情侣”这样的话。即使实话实说,会让她更轻松。

毕竟他们的无名指上,还戴着代表两人已结为伴侣的婚戒。

(二)
她和烛台切相识于大学一年级。

她作为校报的记者,某天负责去校料理大赛现场进行记录和采访。她最看好的那个学姐只拿到第二名,而打败她的竟然是个男生——一八五左右的个子,穿着运动服,挽起袖子后露出结实的手臂。

比起料理达人,倒更像是某运动社团的主力队员。

比赛结束后,她对烛台切进行了采访,烛台切没有扭捏,很配合的回答完她提出的所有问题。她其实有点漫不经心,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女生围了过来,另一方面是她对于问题的答案早已经猜了个大概——从小就喜欢做饭,只要有时间就会自己做便当,家政课上多次受到老师表扬,到了大学甚至直接加入了美食研究社。诸多细碎的经历,烛台切却讲述的很仔细,像是怕她的素材不够一样,不知疲倦的说了很多。

采访结束的时候,她和烛台切交换了手机号码。她说等稿子写好会拿给他看,然后就匆匆离开了。她是从人群中推挤着出去的,因为来看烛台切的女生一波接一波的聚了上来,她在人墙外只能看到烛台切高出女生们的头部。他的表情很微妙,没有因为人群表现出窘迫或是无奈,相反更像是完美的安抚住了躁动的围观者。他很自然的整理着发型,露出极好看的笑容,金色的眼睛里有闪闪的光。

她突然觉得这可能就是闺密口中“校园王子殿下”的那一类人。

〈未完〉
感谢阅读!是的我又挖新坑了…有很多想法奈何语死早,看着粉丝日渐增多真的很不安,在这里致谢并致歉,以后可能还会有很多这样的只有开头的文章了(土下座

查看全文

后来本丸的各位都跑去直播了(第一弹)

1.加州清光
教你如何DIY美甲。
夏天是甜美糖果色,冬天是唯美豆沙色。法式渐变都是小case,就算是高难度痛甲也完全不在话下!
没错我就是如此心灵手巧~

送礼物我会很高兴啊!
不过还是更喜欢你们夸我可爱~♡

2.烛台切光忠
荞麦面天妇罗大阪烧可乐饼味增汤章鱼丸子铜锣烧寿司生鱼片火锅炖菜青花鱼丼饭咖喱土瓶蒸厚蛋烧。
今天想学做什么菜?

如果零基础,我也可以从切菜开始教起。
记住,做饭的关键,就是帅气。

温柔贤惠的家庭煮夫?也因此收获了很多妈妈粉。

直播赚来的钱怎么处理?
买菜啊。

3.御手杵
本丸吃播哪家强?

直播时间一般会在烛台切直播过后。
直播赚的钱…大部分应该是交给烛台切了吧。

麻烦再端一盘肉过来!
再来一盘!

直播间特邀嘉宾——岩融。

比起一个人吃,更喜欢和大家一起!

不过弹幕都在刷力宏是什么意思?

4.压切长谷部
直播旨在展示主上的日常
如此可爱的主上真想让全世界都看到!
主上应该是我一个人的!才不给你看!
会陷入这样矛盾的状态,所以直播经常中断。

敢说主上不好的,通通禁(ya)言(qie)。
常常被举报,要问为什么,审神者房间在二楼左手边谢谢。

5.药研藤四郎
药研老师教你养生
枸杞滋补调养美容抗衰老。
按摩人迎穴防治高血压和中风。
冬季防寒保暖可以吃藕吃板栗。
羊肉虽然滋补但是也不要吃太多哦。

还有没有其他问题要问?
“老师有没有女朋友”这种问题与主题无关,下一个。

6.乱藤四郎
想变美,想学搭配学化妆学减肥,务必来找我乱藤四郎啊!
不要熬夜,选择适合自己护肤品,多运动,多吃清淡。
为什么要普普通通,女孩子就是要漂漂亮亮啊!
很长时间都被当做女主播,拥有很多男粉丝。后来表示自己是男♂孩子,不知为何又猛涨了一大批男粉。

7.鸣狐
“鸣狐观众破万啦!”
“……”
“粟田口是个庞大的家族呦~”
“……”
“鸣狐可是超~级厉害的啊!”
“……”
“鸣狐,你说点什么啊。”
“恩……”
观众表示,不知道主播是人还是狐狸,可是冲着高颜值和毛茸茸的完美搭配,还是果断点了关注。

【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当时就想了这么多,有时间会写完全员,恩,有时间的话…】

查看全文

假装自己在很努力的工作。

超喜欢办公室的小姐姐❤️

命(Ⅰ)

★药研藤四郎×女审
★各种私设
★BE

(一)

初见面时,他只是个纤弱苍白的少年,她只是个沉默寡言的少女。

他和很多年纪相仿的男孩子被士兵押着推到一间狭小的屋子里,他们被迫互相厮杀直到只剩一人。

药研藤四郎没想到留到最后的人会是自己,但至少,自己活下来了,总比倒在地上的他们好。

他们是付丧神,是刀剑,如今也算得上是人类。骨子里带着嗜血的暴戾,是他被赋予使命的象征,至死也改不掉的。即使他清楚的知道,这些死于他手的少年们,都是他的兄弟。

他被仆人们带去擦洗更衣,然后在一间宽敞的房间里,他见到了他的主上,一个和他年龄不相上下,面容美好,脸上却不带一丝表情的少女。

他们就这样相遇,缔结了审神者与付丧神的契约。她唤他药研,他唤她大将。她赐予他灵力,他护她一世周全。

(二)

外面的世界很大。

他生活的世界很小。

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按照自己的心意定下数条规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搜罗大量拥有灵力的少男少女,加之培养作为“审神者”;然后大肆运用他们的能力,唤来成批的“付丧神”,再逼迫他们厮杀取最优。二者随意匹配,就像药研藤四郎和他的主,不过是千千万万,不由心意的“二人组合”中的其中一对。

药研藤四郎有时会觉得自己过的日子还算不错,这里吃穿不愁,想要的几乎都有,保护审神者是他唯一的任务,其余的也不用他做什么。

以后一定会乏味的,他自己清清楚楚,不过以后是什么时候呢?再过多久才算以后呢?他还能活到他心里的那个以后么?

他不知道。

药研坐在长廊抬头望天,旋即又回头望了望屋里的审神者。她捧着那本书不知疲倦的看了一天。她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在这个地方一个朋友也没有,和她唯一维系着某种关系的自己,也并不喜欢她。

审神者,付丧神,纵使为她赌上性命,遍体鳞伤,也不过是逢场作戏,不掺感情,二人都心知肚明。

〈未完〉

抱歉突然停在了奇怪的地方。原本是写乱藤四郎的,不过药研的立绘一直给我一种虚弱贫血的少年的感觉...剩下的内容还要仔细想想,不过结局已经定下来了。开了十多个脑洞,可是认真起来怎么也写不好,先发一点激励自己,就酱,比心心

查看全文

大包平!大包平!大包平!

前几天官方放出新刀男局部图,当时就觉得大包平没跑了,想着把之前一直想写的莺丸×婶写好,趁着还没彻底公开放出来…然后刚刚大包平立绘放出来了,我文还没写完…写了改改了删删了写写了改…总之我会努力写完的
花丸完结了,舍不得,他们都是天使啊
十二月初有个比较重要的考试所以一直在忙,现在又到了期末还是要忙…偏偏我绝望怠惰只想冬眠_(: 」∠)_

查看全文

碎碎念

最近给好几个文都开了头,三日月、乱藤四郎、御手杵、青江、次郎...写了点就写不下去了,觉得自己文笔不够好,故事有点老套,想开♂车然而看得不少却没动手写过orz和咸鱼没什么两样了,放我去冬眠


查看全文

岩融举高高(岩融×女审)

审神者把脚崴了。

她有点后悔,昨天不该跟着今剑疯的,结果一个没注意,在楼梯上踩了个空。

“大将,您已经是20岁的人了,玩闹应该注意分寸。”药研一边给她上药,一边严厉的提醒。

没办法,就算加入了奔三部队,审神者的心理年龄也就十岁上下,家里的刀,没几个把她当成年人看待。

虽说只是崴了一下,但是还挺疼,肿起了好大一块。别说跑跳了,审神者连走路都费劲,难受得她想买轮椅。

“大将还是找个人背你或者抱你走路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在本丸里移动都很费劲,更别提出去了。”

这个办法也好,有药研的治疗,想必也不会拖太久,造成太大的麻烦。

但是找谁呢?

药研首推岩融,个子高,力气大。可是审神者马上就拒绝了。

要说找石切丸和同田贯,可能会背着她走。要是找烛台切和长谷部,说不定还会公主抱。但是岩融就不一样了。审神者还记得,有一次大家坐在院子里吃饭,她边吃边说最近的饭都太好吃害得她胖了不少,岩融当即反驳:“主人看起来这么小怎么就胖了?”说着就放下碗筷,双手把她一抱,举过了头顶。

恩,举过了头顶。

有点恐高的审神者吓的脸都白了。

她平时看岩融把家里的短刀举高高,短刀们都很高兴的样子,换成自己,怎么就这么惊悚,而且难为情呢?

可能这是小孩子才喜欢的娱乐吧,岩融还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看呢。

算了,什么公主抱啊,别瞎想了,她也不想麻烦别人,就挽着药研的胳膊让他帮忙把自己扶出去。

还没走几步呢,就碰上了刚洗过衣服的岩融。审神者有种不好的预感。

“岩融桑,正好,大将的脚崴了走路不方便,请你把她抱到万屋。”

要不是腿脚不便,审神者早就扑过去捂住药研的嘴了。

笨蛋,别说啊,她再也不想被举过头顶,然后在岩融手里挣扎,像一只蚂蚱一样了。

“哦,交给我。”岩融一口答应下来。

审神者心里发虚。
完了完了,岩融把手伸过来了。
完了完了,她又要双脚离地两米多了。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岩融走近她,一手搂着她的肩,一手撑着她的腿,稍微一用力,把她横在了自己怀里。

居然是…公主抱啊!

出乎意料。

岩融走的不快,好像是怕颠到她。他的手臂把她的背撑在一个很合适的角度,让她感觉很舒服。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不对,不是这个问题啦!

“ 你为什么没把我举起来啊? ”审神者忍不住问。
“啊?你喜欢被举起来么?嘛,也不是不行,可你现在不是穿着裙子的嘛。”
她看看自己,突然意识到碍于肿大的脚踝,自己为了方便所以穿了裙子。

她又一想,上次被举起来时,自己穿的是长裤。

他居然注意到了这一点,而且努力保持她的体面。

她抬头看看他,想着原来这个表面上粗枝大叶的男人,有这么心细的一面。

“主上啊,”岩融开口,“您是人类的女子,身子不比我们结实,还请多多爱惜自己,保重身体。还有啊,虽然很愿意看见您和大家打成一片,但您的年纪也不小了,有时候也还请记得自己是个成年人,必要时举止要端庄得体,有些主上的威严。”

审神者给了他一记肘击。
什么年纪不小了,她才刚刚20岁啊,年纪小的很。还有啊,她平时言行举止很不得体嘛,明明她认真起来的时候,连太郎太刀都赞不绝口呢。

不过,这说明他把她当成女人看待呢,而不是当做小孩子。

这让她有点高兴。
脚踝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这真是最好的疗伤药呐。

没几天审神者就痊愈了,她特意换了一身运动服去找岩融。

“主上啊,有什么事嘛?”
“有啊。”审神者向他伸出双臂,仰着头,用孩子气的声音撒娇到:

“岩融,举高高~” 

查看全文

请不要再吓人了啊Ⅲ

★可能稍微有点长,但已经这个故事的最后部分啦,还请大家耐心看完

★作者也觉得写的乱七八糟的...有点急,因为明天是剁手节了嘛你们懂的

★就算明天不是双十一也祝大家过得开心 (,,• ₃ •,,) 

(七)

“抱歉…我真的没有关于你的记忆…我知道有‘ 鹤丸国永 ’这把刀,但我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你…”

屋子里的气氛太紧张,审神者一张脸憋的通红。

大家都觉的,这件事情太奇怪了:突然昏倒的审神者,醒来以后身体并无大碍,却唯独不记得鹤丸。他们为了确认审神者是不是也忘了其他人,就让审神者把他们的名字都报了一遍,她也就顺从着报了一遍,一个不差。

她失忆的内容,就只有鹤丸。

不确认还好,确认过后使得鹤丸更加尴尬。无意间做了件坏事,大家都不说话了,垂着手站着,心里想着鹤丸好可怜,鹤丸真委屈。

鹤丸心里一清二楚,他是事件的始作俑者。受到了惊吓,审神者的大脑本能的排斥了这段记忆,她的身体在自我保护。才不可怜呢,才不委屈呢,都是他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他本来还想好好坦白的,可是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他又生生的把所有话憋了回去。

审神者既已这样,他实在不能开口。

“鹤丸,给我点时间,我会努力把失去的记忆找回来,也请大家多多帮忙。”

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要不然还能怎样?

鹤丸勉强挤出一个笑,跟着大家从房间退了出去。

(八)
“帮助审神者找回失去的记忆”成了本丸的第一任务,这既是为了审神者,也是为了鹤丸。

“鹤丸殿下还请放宽心,治疗失忆,需要时间。”药研拍拍鹤丸的肩膀安慰道。他给出的建议是,给审神者讲他们俩在一起时发生的事,给她看和他相关的物品,以此唤醒她的记忆。

可是鹤丸不敢轻举妄动,他担心审神者的潜意识里很抵触和他有关的事情,一味的提及,说不定还会起反作用。关于“鹤丸国永”的那根神经,此刻一定是相当的脆弱,要是再由他来触碰,也许会突然间崩断,一发不可收拾。

与此同时,其他人都纷纷行动了起来。他们给审神者拿来了鹤丸的衣服,端出了鹤丸爱吃的食物,模仿鹤丸说话的语气,也讲述了他吓唬人的那些小故事。

可是审神者只是笑,然后再摇头,说她还是想不起来什么,也许还需要些时间。大家就只能无奈的四散开来,然后第二天又聚起来把审神者围住,重复昨天的行动,却依旧毫无进展。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

在这一周里,鹤丸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又充满期待。他白天等,晚上等,等着有人跑来告诉他,审神者想起他来了;也可能是审神者亲自告诉他,顺便找他算账。怎样都好,但什么也没发生。他焦急到崩溃,焦急到发狂,却无从排解。他连做梦,都是梦到审神者和其他人在树下嬉闹,他们唱歌跳舞,对他视而不见。他想把审神者拉到自己身边,却被她一把推开。她说:“离我们远一点,陌生人。”

他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好像心脏都被掏走。

(九)
第八天早上,他被审神者叫到房里。

他以为她想起来了。

可是审神者满脸歉意,她说:“很抱歉…已经一周了我还是没有想起你…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从现在开始,创造新的回忆,过去是好是坏,我们都把它翻开,鹤丸,这样好么?”

好么?

好个屁!

她不懂,她用一句话就舍弃了的回忆,对他来讲多么重要。她并不是自己唯一的拥有者,在她之前,他有很多名气不小的主人,在他身上发生过很多故事,这些故事还被载入史册。

他明明有那么多的回忆,本不该在乎这一时一刻的。

而她,一个平凡的小丫头,既非武功盖世的英雄,又非春山点墨的文豪,凭什么让他神魂颠倒呢?

她让他来到这个地方,让他能够再次有所用处,就像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但这并不是全部。

他还记得刚来到这里的那天,她围着他来回跑来回转,摸他的头发和衣服,兴奋的叫着他的名字。冷静之后又带着点羞涩,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说“请多指教”。

他开始观察她,说话的样子,吃饭的样子,打瞌睡的样子,双眼放空的样子,放声大笑的样子,受委屈的样子,生气的样子,试新衣服时的样子,玩耍时的样子,求他帮忙时的样子,安排出阵队伍时的样子,认真工作时的样子…

一颦一笑,都何其美好。

这段记忆这般难忘,都是因为记忆里有个她。

他感谢她,珍视她,甚至迷恋她,他想更接近她,所以才想尽办法吓唬她,奈何选错了方法。

他的拳头,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鹤丸你…”

“我没事,不必担心。”他打断审神者的话,然后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站起身,脚步沉重的走向门口。

“让您受惊了,抱歉…还有,让您费心了,不胜感激。”

哀莫大于心死。他已是失落到了极限。

(十)
鹤丸决定睡前再去找审神者谈谈。

每天晚上临睡前安排明天的任务,这是她的习惯。他深知这一点,才特意挑了这个时间。

他需要静一静,远离她,远离这里。有她存在的这里,现在带给他的不是温暖和欢乐,取而代之的是对他无形的折磨。大家看他的眼神,不自觉的流露出并不带着恶意的同情,这让他更加难过。

逃避,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时间换不回她的记忆,那至少带走他的悲伤。

“主上,请安排我去远征。”
“什么?”
“我想去远征,最好只有我一个人,时间长一点也没关系,或者说时间长一点更好…拜托了。”

审神者沉默了一下,很快便问道:“鹤丸你…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想躲着你一点”,这种话,说不出口啊。

就算她不同意,他也还是要离开,他坚定不移,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至少在离开以前,把真相告诉给她会好一点吧。

他坐直了一点,开始一一道来:“你昏倒那天早上,是我埋伏在你门口,在你出来的一瞬间吓了你…是我…所以你醒来之后才会不记得我…都是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全是我的错…我现在,没资格在你身边,所以至少…”

话未说完,他却已经哽咽。

审神者的表情一开始是疑惑不解的,等鹤丸一番话结束,她的表情反而柔和了一点。

“您…不相信我说的话么?”

审神者莞尔一笑:

“不是不信。”

“是我都知道啊。”

“我都知道啊,鹤~丸~”

(十一)
鹤丸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您说…”

“啊哈哈,我说啦,我都知道,我全都知道,你吓唬我的事,我全都记得,爱恶作剧的鹤丸先生。”

鹤丸愣了。

这和他预计的又不一样了。

“那你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吓唬你啊,也是要给你个教训,你说,你干嘛一大早的就要吓我,要不是我醒的早,正巧看见了你的身影从我门口闪过,我可能真的会…”

她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鹤丸突然抱住了她。

她听见了他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好快,好响。他一定是吓坏了,因为她听到了他的啜泣声。

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似的爱哭呢?她想拍拍他的背,但是他抱的太紧,她的双臂抽不出来。

好温暖啊,他身上有淡淡的香味,他的一头白发好柔软,就像一只雏鸟的绒毛。这个秀色可餐的男人居然要去远征,真是气死人了。

鹤丸确认自己的眼泪已经干了才把审神者放开,然后把头枕在了她的腿上,这是他要求的“安慰”。

“给我看看你的手,那么用力的捶地板,我看了都心疼…”
“您是心疼我的手,还是您的地板?”
“笨蛋,当然是你的手啊…我都替你疼…”
“主上太坏了,居然假装失忆欺骗我。”
“我这是以牙还牙,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了。”
鹤丸撇撇嘴不说话。
“偶尔像那样多睡一会也不错呢,就是突然倒下去的时候有点疼,差点就叫出来了。”
“主上…太坏了。”
“是啊,我也觉的自己太坏了。”审神者眼里的光暗了下去,也收起了笑容。
“骨喰藤四郎是个好孩子啊,”审神者说,“以为我真的失忆,每天都来安慰我,明明他自己也在为失去记忆的事而痛苦呢…每天都有人告诉我,说你精神涣散食不知味…再加上你今天这个样子,我觉的真的不能再隐瞒了,再这样下去事情会向坏的方面发展,我害怕到最后你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人,我不想失去。”

她伸手抚着鹤丸的脸,她的黑色长发垂在他身上,她的黑色瞳孔映着他的脸,未落一滴眼泪,却显得楚楚可怜。

他突然心神不宁了一下。

他把审神者的手从自己的脸上移开,放在自己的嘴边,亲吻她的手心,然后放在自己的胸口。 

这里面,有一颗爱你的心。

“所以说…如果我要是真的去远征,很久都不回来了,你怎么办啊。”

“笨蛋,怎么会让你去啊,就算是抱着你的大腿也不能让你去啊。”
“噗,像你的做事风格。”
“那你呢…如果我真的失忆,你会怎么办?”
“不知道…大概就是出去走走吧,要是能遇上一个名医就带回来给你治病…那么问题来了,你真的失忆,我真的要走,你会怎么办?”

问题又抛给了审神者。

“当然是不会放你走啊,假装记忆已经回来了也要留住你,你这一走,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原来的记忆已经失去了,新的记忆也一片空白,岂不是太糟糕了?已经是我的刀了,就别想再离开。”

啊,多么强势而任性的女人啊,可他怎么就这么爱呢?

(十二)
“今晚我要和主上睡在一起~”
“…你要是敢动手动脚我就揍你。”
“哎?知道了知道了…”
“明天一早就和大家说,我的失忆症已经好了,大家也不用担心了。”
“你昏倒的原因呢?”
“闭口不谈。你吓唬我,还有我吓唬你,这两件事,是咱们两个人的秘密。”
“他们要是问,你是怎么想起来的,你怎么说?”
“恩…这个没想好。”
“那就说是因为鹤丸亲了你一下,刺激了你的神经,然后记忆就回来了…”
“哈?怎么可能…”
鹤丸就在这时亲了过去。

欺负毫无防备的审神者最好玩了。

“哎呦呦疼疼疼…”被审神者拧了耳朵,吃痛的鹤丸一边哼唧一边看着她,她那一张羞红的脸真是可爱。

“说,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
“那以后还敢不敢吓唬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

论吓唬人的话,还是你技高一筹啊。

〈完〉 

查看全文

今天的长谷部依旧全心全意为主上服务!

★长谷部×女审

★渣文笔,谢谢你们还愿意看


大家都觉得长谷部搞错了自己的工作。

审神者也这样想的。 

怎么说他也是一把刀啊,现在却更像她的保姆。 

她喜欢和刀男士们亲近,但长谷部有点过了,让她有种自家老妈搬过来一起住的错觉。 
 
“主上,这是带给您的土产。” 
“主上,您的粥凉了,我去热一热。” 
“主上,我来帮您梳头发。” 
“主上,天冷了请穿秋裤。” 
“ 后藤藤四郎不要抢主上的零食啊! ” 
 

审神者也知道长谷部是关心她,她也很高兴,但有时也是真的无奈。 
 
拜托不要洗澡的时候也守在外面啊,我真的不会昏过去。 
 
只是某天晚饭,长谷部突然不吃不喝,一个人呆坐在房间里不出来,也不让别人进。 
那天上午,审神者把他叫过了过去,很认真的对他说:“长谷部,我正式通知你,以后我的衣服我自己洗,我的被子我自己叠,出去玩的时候你不用陪着我,还有,以后我洗澡的时候,你不许守在外面!” 
 
长谷部觉的自己已经是个废刀了,不能照顾主上,他存在于这里的意义就少了一大半。不能尽自己之力服侍主上,他觉得自己不配进食。 
 
“主上,还麻烦你去看看长谷部,昨天晚上没吃,今天早饭午饭也没吃,这样下去要饿坏的。”青江把他的情况如实汇报给了审神者。 
 
审神者哭笑不得,这不是她的本意,她不希望他太辛苦,因为她的事忙的团团转,却不想反而剥夺了他的乐趣。 
 
她还得找他聊聊。 
 
“长谷部,是我,让我进去好嘛?” 
“请。” 
审神者释然的笑了出来。你看,就算他房门紧闭,谁也不见,但是她的话他不会不听。 
 
在他心里,审神者是特殊的。 
 
她一进去,就看到长谷部缩在一角埋着头。他身材高大,此刻却努力想把自己挤成一小团,让人看了既觉得好笑又觉得心疼。 
 
审神者跪在他面前,她知道他有小情绪,在闹别扭,不过安抚他很容易。审神者突然觉的自己有点坏,欺负了一个老实的孩子。 
 
“长谷部,”她轻唤他的名字,见他不动就又接着说,“好啦,不要生气了,把头抬起来,笑一笑好么?” 
 
长谷部真的抬起了头,但是表情丑丑的,根本不像能笑出来的样子,更像是憋不住要哭出来。 
 
过去的审神者,一直觉的要是把长谷部比作什么动物的话,他就应该是头熊,但看他现在的样子,满脸的委屈,更像是一只兔子。 
 
对待小兔子应该怎样做呢? 
 
她伸出手去,抚摸着长谷部的头。 
 
她突然好希望长谷部可以蹭蹭自己的手,跟自己撒娇,家里的小短刀几乎都是这样的。但是他没有。这也许是出于成年男人的尊严,也许是对主上的敬重不允许他这样做。 
 
“主上不需要我了么?” 
“怎么会,你们所有人都是我的宝贝,我会永远对你们好,绝不会舍弃你们,伤害你们。”她说的都是真话。 
“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只是,长谷部,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也是人,我也需要成长,我不能一直躲在你的庇护下,过养尊处优的日子。长谷部,你其实不必特意为我做什么,你所有的心意我都明白,只要你能够陪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审神者没再说下去,她觉的自己要哭了。 
 
“那主上,就没有一件要我帮忙的事情了么?”长谷部有点失望的问。 
 
“有啊,有一件事你可以帮我。” 
 
“哪一件?”长谷部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帮我…对压切长谷部好一点。” 
“帮我多爱你自己一点。” 
 
那天晚餐,长谷部又给自己多添了一碗饭。 
“哎呦,几顿没吃,这么饿?”青江笑着问。 
“多吃饭,也是对自己好一点啊。” 
 
〈完〉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