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成仙老栗子_Senkuri
 

请不要再吓人了啊Ⅲ

★可能稍微有点长,但已经这个故事的最后部分啦,还请大家耐心看完

★作者也觉得写的乱七八糟的...有点急,因为明天是剁手节了嘛你们懂的

★就算明天不是双十一也祝大家过得开心 (,,• ₃ •,,) 

(七)

“抱歉…我真的没有关于你的记忆…我知道有‘ 鹤丸国永 ’这把刀,但我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你…”

屋子里的气氛太紧张,审神者一张脸憋的通红。

大家都觉的,这件事情太奇怪了:突然昏倒的审神者,醒来以后身体并无大碍,却唯独不记得鹤丸。他们为了确认审神者是不是也忘了其他人,就让审神者把他们的名字都报了一遍,她也就顺从着报了一遍,一个不差。

她失忆的内容,就只有鹤丸。

不确认还好,确认过后使得鹤丸更加尴尬。无意间做了件坏事,大家都不说话了,垂着手站着,心里想着鹤丸好可怜,鹤丸真委屈。

鹤丸心里一清二楚,他是事件的始作俑者。受到了惊吓,审神者的大脑本能的排斥了这段记忆,她的身体在自我保护。才不可怜呢,才不委屈呢,都是他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他本来还想好好坦白的,可是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他又生生的把所有话憋了回去。

审神者既已这样,他实在不能开口。

“鹤丸,给我点时间,我会努力把失去的记忆找回来,也请大家多多帮忙。”

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要不然还能怎样?

鹤丸勉强挤出一个笑,跟着大家从房间退了出去。

(八)
“帮助审神者找回失去的记忆”成了本丸的第一任务,这既是为了审神者,也是为了鹤丸。

“鹤丸殿下还请放宽心,治疗失忆,需要时间。”药研拍拍鹤丸的肩膀安慰道。他给出的建议是,给审神者讲他们俩在一起时发生的事,给她看和他相关的物品,以此唤醒她的记忆。

可是鹤丸不敢轻举妄动,他担心审神者的潜意识里很抵触和他有关的事情,一味的提及,说不定还会起反作用。关于“鹤丸国永”的那根神经,此刻一定是相当的脆弱,要是再由他来触碰,也许会突然间崩断,一发不可收拾。

与此同时,其他人都纷纷行动了起来。他们给审神者拿来了鹤丸的衣服,端出了鹤丸爱吃的食物,模仿鹤丸说话的语气,也讲述了他吓唬人的那些小故事。

可是审神者只是笑,然后再摇头,说她还是想不起来什么,也许还需要些时间。大家就只能无奈的四散开来,然后第二天又聚起来把审神者围住,重复昨天的行动,却依旧毫无进展。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

在这一周里,鹤丸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又充满期待。他白天等,晚上等,等着有人跑来告诉他,审神者想起他来了;也可能是审神者亲自告诉他,顺便找他算账。怎样都好,但什么也没发生。他焦急到崩溃,焦急到发狂,却无从排解。他连做梦,都是梦到审神者和其他人在树下嬉闹,他们唱歌跳舞,对他视而不见。他想把审神者拉到自己身边,却被她一把推开。她说:“离我们远一点,陌生人。”

他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好像心脏都被掏走。

(九)
第八天早上,他被审神者叫到房里。

他以为她想起来了。

可是审神者满脸歉意,她说:“很抱歉…已经一周了我还是没有想起你…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从现在开始,创造新的回忆,过去是好是坏,我们都把它翻开,鹤丸,这样好么?”

好么?

好个屁!

她不懂,她用一句话就舍弃了的回忆,对他来讲多么重要。她并不是自己唯一的拥有者,在她之前,他有很多名气不小的主人,在他身上发生过很多故事,这些故事还被载入史册。

他明明有那么多的回忆,本不该在乎这一时一刻的。

而她,一个平凡的小丫头,既非武功盖世的英雄,又非春山点墨的文豪,凭什么让他神魂颠倒呢?

她让他来到这个地方,让他能够再次有所用处,就像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但这并不是全部。

他还记得刚来到这里的那天,她围着他来回跑来回转,摸他的头发和衣服,兴奋的叫着他的名字。冷静之后又带着点羞涩,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说“请多指教”。

他开始观察她,说话的样子,吃饭的样子,打瞌睡的样子,双眼放空的样子,放声大笑的样子,受委屈的样子,生气的样子,试新衣服时的样子,玩耍时的样子,求他帮忙时的样子,安排出阵队伍时的样子,认真工作时的样子…

一颦一笑,都何其美好。

这段记忆这般难忘,都是因为记忆里有个她。

他感谢她,珍视她,甚至迷恋她,他想更接近她,所以才想尽办法吓唬她,奈何选错了方法。

他的拳头,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鹤丸你…”

“我没事,不必担心。”他打断审神者的话,然后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站起身,脚步沉重的走向门口。

“让您受惊了,抱歉…还有,让您费心了,不胜感激。”

哀莫大于心死。他已是失落到了极限。

(十)
鹤丸决定睡前再去找审神者谈谈。

每天晚上临睡前安排明天的任务,这是她的习惯。他深知这一点,才特意挑了这个时间。

他需要静一静,远离她,远离这里。有她存在的这里,现在带给他的不是温暖和欢乐,取而代之的是对他无形的折磨。大家看他的眼神,不自觉的流露出并不带着恶意的同情,这让他更加难过。

逃避,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时间换不回她的记忆,那至少带走他的悲伤。

“主上,请安排我去远征。”
“什么?”
“我想去远征,最好只有我一个人,时间长一点也没关系,或者说时间长一点更好…拜托了。”

审神者沉默了一下,很快便问道:“鹤丸你…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想躲着你一点”,这种话,说不出口啊。

就算她不同意,他也还是要离开,他坚定不移,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至少在离开以前,把真相告诉给她会好一点吧。

他坐直了一点,开始一一道来:“你昏倒那天早上,是我埋伏在你门口,在你出来的一瞬间吓了你…是我…所以你醒来之后才会不记得我…都是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全是我的错…我现在,没资格在你身边,所以至少…”

话未说完,他却已经哽咽。

审神者的表情一开始是疑惑不解的,等鹤丸一番话结束,她的表情反而柔和了一点。

“您…不相信我说的话么?”

审神者莞尔一笑:

“不是不信。”

“是我都知道啊。”

“我都知道啊,鹤~丸~”

(十一)
鹤丸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您说…”

“啊哈哈,我说啦,我都知道,我全都知道,你吓唬我的事,我全都记得,爱恶作剧的鹤丸先生。”

鹤丸愣了。

这和他预计的又不一样了。

“那你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吓唬你啊,也是要给你个教训,你说,你干嘛一大早的就要吓我,要不是我醒的早,正巧看见了你的身影从我门口闪过,我可能真的会…”

她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鹤丸突然抱住了她。

她听见了他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好快,好响。他一定是吓坏了,因为她听到了他的啜泣声。

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似的爱哭呢?她想拍拍他的背,但是他抱的太紧,她的双臂抽不出来。

好温暖啊,他身上有淡淡的香味,他的一头白发好柔软,就像一只雏鸟的绒毛。这个秀色可餐的男人居然要去远征,真是气死人了。

鹤丸确认自己的眼泪已经干了才把审神者放开,然后把头枕在了她的腿上,这是他要求的“安慰”。

“给我看看你的手,那么用力的捶地板,我看了都心疼…”
“您是心疼我的手,还是您的地板?”
“笨蛋,当然是你的手啊…我都替你疼…”
“主上太坏了,居然假装失忆欺骗我。”
“我这是以牙还牙,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了。”
鹤丸撇撇嘴不说话。
“偶尔像那样多睡一会也不错呢,就是突然倒下去的时候有点疼,差点就叫出来了。”
“主上…太坏了。”
“是啊,我也觉的自己太坏了。”审神者眼里的光暗了下去,也收起了笑容。
“骨喰藤四郎是个好孩子啊,”审神者说,“以为我真的失忆,每天都来安慰我,明明他自己也在为失去记忆的事而痛苦呢…每天都有人告诉我,说你精神涣散食不知味…再加上你今天这个样子,我觉的真的不能再隐瞒了,再这样下去事情会向坏的方面发展,我害怕到最后你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人,我不想失去。”

她伸手抚着鹤丸的脸,她的黑色长发垂在他身上,她的黑色瞳孔映着他的脸,未落一滴眼泪,却显得楚楚可怜。

他突然心神不宁了一下。

他把审神者的手从自己的脸上移开,放在自己的嘴边,亲吻她的手心,然后放在自己的胸口。 

这里面,有一颗爱你的心。

“所以说…如果我要是真的去远征,很久都不回来了,你怎么办啊。”

“笨蛋,怎么会让你去啊,就算是抱着你的大腿也不能让你去啊。”
“噗,像你的做事风格。”
“那你呢…如果我真的失忆,你会怎么办?”
“不知道…大概就是出去走走吧,要是能遇上一个名医就带回来给你治病…那么问题来了,你真的失忆,我真的要走,你会怎么办?”

问题又抛给了审神者。

“当然是不会放你走啊,假装记忆已经回来了也要留住你,你这一走,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原来的记忆已经失去了,新的记忆也一片空白,岂不是太糟糕了?已经是我的刀了,就别想再离开。”

啊,多么强势而任性的女人啊,可他怎么就这么爱呢?

(十二)
“今晚我要和主上睡在一起~”
“…你要是敢动手动脚我就揍你。”
“哎?知道了知道了…”
“明天一早就和大家说,我的失忆症已经好了,大家也不用担心了。”
“你昏倒的原因呢?”
“闭口不谈。你吓唬我,还有我吓唬你,这两件事,是咱们两个人的秘密。”
“他们要是问,你是怎么想起来的,你怎么说?”
“恩…这个没想好。”
“那就说是因为鹤丸亲了你一下,刺激了你的神经,然后记忆就回来了…”
“哈?怎么可能…”
鹤丸就在这时亲了过去。

欺负毫无防备的审神者最好玩了。

“哎呦呦疼疼疼…”被审神者拧了耳朵,吃痛的鹤丸一边哼唧一边看着她,她那一张羞红的脸真是可爱。

“说,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
“那以后还敢不敢吓唬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

论吓唬人的话,还是你技高一筹啊。

〈完〉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