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成仙老栗子_Senkuri
 

无题

★歌仙兼定×女审神者
★渣文笔请原谅
★内容混乱请原谅
★来自一个爱歌仙的婶儿

(一)
审神者有点疑惑。

她不明白为什么歌仙兼定的经验会增长的这么慢,明明是最早来的刀,每次出阵也都会派他做队长,但这么久下来,他都好像毫无干劲,等级还是和其他刀男士差不多。

虽说是这样,审神者却也不曾埋怨过他一点点。歌仙是她的第一把刀,对她的意义尤其重要,她不在意他能带给自己多少荣耀,只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

身为博爱党的审神者,对家里的刀都是极其疼爱,照顾的无微不至,也不会有什么区别对待。大家也是,努力回馈着她的爱,力所能及的为她排忧解难。

但她其实是有点私心的,没掖没藏,大家或多或少都明白。
但是大家都觉得,当事人似乎不太明白。
歌仙兼定似乎不太明白,她的主上,对他的情感似乎多了层别的含义。
而审神者自己,也是难以表达。
她本就思想简单不善言辞,又怕被歌仙嘲笑不够风雅。

歌仙他,或许也不屑于和自己这样的小丫头说些无聊的话题吧。

(二)
审神者对于本丸的发展很是在意。在她的努力下,队伍日益壮大,新刀也接二连三的到来。
精心培养下,无心战斗的歌仙也终于九十九级了。
审神者特别高兴,毕竟歌仙是她的第一把刀,也是本丸第一个满级毕业的。她决定办一个庆祝大会,时间就定在明晚。宣布这件事的时候,大家似乎都很期待,歌仙也是,嘴角挂着笑。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坐在门口,看着在院子里玩耍的短刀,慢慢的喝。

等回过了神,审神者已经坐在他身边,似乎想和他说点什么,却一直沉默不言。他看着她,想起那个本丸里只有他一把刀的时候,他就是主上的全部。那个二十岁左右,刚刚成为审神者的姑娘,每天都围着他转,帮他顺好头发,备好食物,受伤后仔细替他手入,出阵前为他戴好衣服上的胸花。

时间过的太快。
他存在于这世间太久,相比之下,从他刚刚来到她身边到获得今天这样的成就,不过只是一瞬。

“毫无征兆,不经意间感受春去秋来,这就是所谓的风雅啊…”说着,他收起目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歌仙…”
“歌仙…”

感觉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他再次看向他的主上。她也正看着自己,似乎憋了一肚子话要说。
这位审神者并不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她平时嘻嘻哈哈,和本丸的刀男士打成一片,偏偏不擅应付像这样严肃的场合。

碰到像我这样文绉绉的刀,也是格外头疼吧。他不忍自嘲。

可他的目光还是包含着些许鼓励,他希望审神者可以把话说出来。

也许以后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歌仙,我一直…”
“歌仙,其实我…”

(三)
第二天,歌仙比平时醒的更早。
他本就是近侍,本丸大小事宜都需要他打点,更何况今晚还有个庆祝大会,更得好好准备一番。
忙里忙外花费了他许多时间,等他去叫审神者起床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主上的话,陪五虎退去花园玩了,请不必担心。”正巧经过的一期一振解释说。
歌仙无奈的扶了扶额,这个贪玩的小丫头,真是一刻也不闲着。想着大概没什么问题,就转身去找长谷部和烛台切帮忙了。

(四)
要不是五虎退身边的一只小老虎单独跑回来,咬着他的裤脚不肯放手,他都不知道他的主上出事了。

花园里,五虎退满身伤痕倒在地上,小老虎们也是奄奄一息。

“时间溯行军,东南方向。”这是五虎退昏厥前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歌仙当机立断,安排一部分人留守,剩下的人全跟着他去营救审神者。

(五)
没人清楚时间溯行军是怎样不知不觉溜进来把审神者掳走的。也没人清楚,为什么在那场战役中,打刀歌仙兼定的表现与平时截然不同。那天的他,仿佛就是一个天生的杀手,斩杀敌人干净利落。在他们眼里,歌仙就如同野兽一般,那样的凶猛和冲劲,连大太刀看了都心生敬畏。挥刀之时卷起的风,让身边的短刀都有些站不稳。

他那样急,那样焦虑。
他只有一个想法。
救她回来。

(六)
缓慢增长的经验,那是歌仙的一个小秘密。每次出阵,他都会在确保同伴安全的情况下把更多的杀敌机会留给他们,自己做支援工作守护他们的后背。大家以为他不喜杀戮,其实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出阵的次数多一些。

被主上疼爱的时间多一些。

歌仙兼定是五把初始刀中的一把。
他自己清楚的很,纵使满腹风雅气度不凡,也不过是把易得的打刀,不比三日月鹤丸他们稀有。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陪着主上的时间更久一点。

所以他最怕满级的那天,不再需要战斗的他,大概也不会被主上关注,不会成为近侍了吧。自己这样的身材,也是没办法像短刀那样去撒娇的。

他只能用这样孩子气的方式留住他的主上。谁又会想到,成熟稳重的他,会有这样幼稚的一面。

(七)
敌人冲他扑来,他一个躲闪不急,鼻子上挂了彩。

也就是那一瞬间,他全都想明白了。

从来到本丸的那天起,他就不曾喂马和耕作,因为她知道他不喜欢,所以不做安排。
他也不曾远征,那种跋涉的艰苦,他一次也没有体会过。
她虽然总是吵着 “想要新刀啊”,也习惯会在新刀到来之后安排其做近侍,但那些时间,少的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她的近侍,几乎一直都是他。

她不能没有他。
就像他不能没有她一样。

原来自己,终究还是被她宠坏了。

(八)
刀光剑影,尘土飞扬,恍惚间,他眼前浮现出她的脸,时间仿佛回到庆祝大会的前一晚。那天晚上,短刀们在院子里玩得开心,欢声笑语中,他似乎也像现在这样意识恍惚了一下,那时主上的话他没能听清,此刻她的声音却缓缓流入他的耳中。

“歌仙,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以后你不必再去打打杀杀,就留在我身边做近侍,我们一起守着这里。你本就是文系,我想你远离战场,保持你的风雅。”
“歌仙,其实我最在乎的就是你,最不想你离开,最不想你消失,最不想失去你…我喜欢你啊,歌仙。”

他突然庆幸,纵然那天没能听清她的爱意,却仍拨开她的碎发,吻了她的脸颊,就像他一直想对她做的那样。
她是他的主上,是他最亲密最珍视的人,也是他所爱之人,他想与之共度一生的女人。

没来得及说出口啊…
这份心情她会懂么?

她一定是懂的吧,所以才红着脸却没有跑开,轻轻握着他的手,一言不发但笑意盈盈望着远方。

她看到了些什么呢?
而我,又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些什么呢?

歌仙这样想着,挥刀开始新一轮的击杀。他看起来那样拼命,那样不顾一切,华丽的披风与战场沙尘浓烟是那样格格不入。刀剑碰撞声,弓箭离弦之声,战友和敌人的嘶吼声,仿佛都与他无关,丝毫不能入他的耳。

他的脑海中早就存在了另一个声音,那声音异常清晰,在诉说着一个心愿。但他此刻一心只想把她救回来,所以这声音究竟是她的,还是自己的,歌仙已经分不清了。

那声音说:“我想和你一起, 春天听鸟鸣看院子里第一朵花开,夏天听蝉噪在夜晚数星星,秋天收集落叶吟那些风雅的诗句,冬天拥在暖炉旁看门外落雪。”

等我。
这一次,一定要好好说出来。

〈完〉

评论(2)
热度(32)